手机, 聚富彩票网

《奇葩说》——该不该看伴侣手机

导师——蔡康永。导师——高晓松。议长——马东。女神——谢依霖。

导师——蔡康永

导师——高晓松

议长——马东

女神——谢依霖

辩题:该不该看伴侣手机

正方:该看

正方辩手——马薇薇、范湉湉

反方:不该看

反方辩手——纪泽希、刘煊赫、艾力

比赛规则

起始票数:

正方:反方=33:67

反方一辩:

纪泽希:我们看伴侣手机的原因是什么呢,是你爱他,你在乎他,但是看手机实在是太low的行为,我们可不可以换一种更高尚的方式去在乎她,爱他呢,不要像缉毒犬一样用看手机的方式去在乎。

正方一辩:

范湉湉:我们看对方的手机正是因为爱,我们看的时候并不是为了去查对方有没有小三,而是伴侣有些时候有些话说不出口,我们可以从手机里看出,并且帮他解决,比如他得了难以启齿的病,我们可以偷偷买药放到他的汤里,帮他治好;比如他父母有困难,他不好意思开口,我汇10万块钱给他爸妈;比如情人节到了不知道送我什么礼物,我可以直接告诉他。有没有人真正的没看过也没想过看伴侣手机,如果真的有,那就是你不爱你的伴侣,你不关心她,你不好奇他的生活。所以当你想看伴侣手机的时候,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,看呀!

反方二辩:

刘煊赫:我们的手机里并不是只有隐疾这种事,比如你的手机里会有一些图片、视频、文章,是兄弟、最好的朋友、父母、女朋友都不能看的。从前我们写日记,别人不能看,现在这些东西都在我们的手机里,所以我们还是需要这么一个空间,不能给别人看。

正方二辩:

马薇薇:刘煊赫费了这么半天的劲,其实就两个字,叫“隐私”,我承认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“隐私权”。但什么叫伴侣,就是既然你我相爱,从此再无疆界,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权利,也请你为我放弃一切权利,刚才纪泽希说这种行为像一个缉毒犬,但是爱一个人就是要低到尘埃里,别说缉毒犬了,草履虫我都愿意做。现在你跟我讲隐私,从前结婚的誓言我们说过无论贫穷富贵,无论健康疾病,都要共享一切。你上厕所我给你递手纸的时候你不跟我讲隐私,我看你手机你要跟我讲隐私?人家说,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,你跟你自己器官讲隐私?最后总结一下,世界上有一个你,有一个我,把它打碎,加上水和上泥,重塑一个你,重塑一个我,你泥中有我,我泥中有你,所以请把你的手机交给我!

反方三辩:

艾力:即使自己的肋骨,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大腿外侧发生了什么事。当你看伴侣手机的时候就是不信任他,也就是你没有安全感,而且当你看完伴侣手机之后,不会是开开心心的继续,多半会伴随一点吵嘴,因为你在看伴侣手机里的短信时,可能读的语气和语调不同效果也不同,可能一个女同事很正常的问我,艾力你的脖子怎么样了?但如果是我的女朋友看的时候可能会加入自己的嫉妒心,用撒娇的语气读,艾力,你的脖子怎么样了~从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。而且有时你总查你的男朋友,会让人变成你希望的样子,比如你总查查不到东西,那我就做点什么让你查到好了。所以我们一定要放心大胆的去爱,不要猜疑,不用去看伴侣的手机,如果真的很不放心,那就换一个人好了。

正方三辩:

马薇薇:你一直在说的三个字是安全感,那我也说三个字,就是“责任感”,男人一定要有责任感,你不让我看你手机,可能里面有暧昧短信,那你为什么不把你的短信删干净之后再给我看,你可以暧昧聊天,你甚至可以出轨,但是你要做到的是不要被我发现,如果你能骗我一辈子,那都算你有责任感。

议长发言:

蔡康永(正方):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变得无聊和寂寞,如果一直保持着互相尊重,保持隐私,不过问私生活,我不管你为什么半夜两点回家,你不问我今天去了哪里。那二三十年后,关系就会慢慢疏远,乏味之后就真的会互相不闻不问。但如果两个人一直没有安全感,不够信任,你查我我查你,可能双方都会保持一种紧张感,这种紧张感在二三十年之后,可能会成为一种情趣,让两个人的关系依然紧密。这是身边朋友们的大多数状态的体现。

高晓松(反方):第一我们都不希望父母来看我们的手机,父母是我们最亲的人,都没有权利看我们的手机,那伴侣不如我们的父母跟我们更亲,所以也不能看我们的手机。第二看了手机之后通常是不好的结果,查出有问题,会吵架或者分手,查出没问题,还会被另一半反喷,没什么偏要查。所以看手机得到最好的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查到,也就是0,做一件事最好的结果是0,而且通常有可能是负的,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做呢。

女神发言:

谢依霖(正方):我不光会看伴侣的手机,我连对方的手机密码,邮箱密码,银行卡密码,都要统统知道才行。

最终票数:

正方:反方=42:58,正方获跑9票,正方胜

最终刘煊赫淘汰

小编点评:这场是二打三,因为上一场淘汰了魏铭,这场就等于有一方只有两人,不过最后马薇薇和范湉湉在一队,她俩都是一个顶两三个的人物,所以算下来还是对面吃亏。纪泽希的发言在我看来是完全没逻辑的,用高尚和low来评价爱的方式,我觉得没逻辑。范湉湉找的角度不错,没有从查小三方向走,而是从关心的角度去说,不错。刘煊赫和艾力从隐私权和安全感角度去说,我觉得都是一样的,都是用道德规范去谈这件事,我觉得伴侣之间感情可能会大于道德标准,太容易被反驳。马薇薇就很好的运用生死相依的爱情观念狠狠地反驳了两个人,比较不错吧。最后议长的发言我比较倾向于康永老师,他用实例来表达自己的观点,更加有信服力。晓松老师这次发挥的一般般,太容易被反驳,很容易找到缺口,下面在我的观点里面我再详细说。

小编观点:首先表明我的观点,就是应该看伴侣的手机。我是一个随便可以看伴侣手机的人,我的伴侣也可以随时看我的手机。其实我们看手机并不一定非要去查小三,看暧昧短信,当然我不否认这是其中一个目的。但是更重要的是,我认为的“伴侣”多半可以理解是伴随你一生的人,也就是已经结婚的,如果只是男女朋友我想还达不到伴侣的标准吧。既然我们已经结婚,那我们就组成了一个家庭,我们之间会有很多家庭琐事,比如水电煤缴费,给父母赡养费,给孩子交学费,跟孩子的老师沟通等等。这些生活琐事我们不可避免,尤其现在手机是我们必不可少的一个日常工具。比如你老婆正在洗澡,你岳父发短信来急用1000块钱,你老婆不方便马上转,你顺手打开手机,事就办完了。老公今天生病了没法上班,拿起老公手机给领导打个电话或者给同事发个微信请假。所以能随意使用对方手机可以让生活变得便利。再说一下晓松老师说的隐私问题吧,这个很好破,你父母不能看你手机,你伴侣怎么就不能看,你父母不能帮你洗澡,你和你老婆还老洗鸳鸯浴呢。再说查暧昧短信的问题,多半的人都是想看对方手机,但并不想让对方看自己手机。且不说我们是不是自私,我们就说为什么我们不愿意让对方看,第一原因就是真的有在跟异性聊天或者有跟异性的合照,哪怕真的是非常正常的交流,也不想对方看见,因为害怕对方误会,但真正的误会是什么呢,就是你在藏着,我在猜着。如果你的伴侣质问你为什么跟这个异性聊天,解释清楚,远比猜着要好很多。那如果你真的有问题,那更应该查,查出你个渣男渣女,让人家早日解脱,换一个好的伴侣。